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地獄樓梯

我家住在三樓。

  我住在這幢樓已經有十多年了,這幢樓是用我們廠生產的優質水泥建造的,再加上其抗震結構,設計上可以抵禦6-7級的地震。

  我們這幢樓,每一層有三戶人家,其門分別對應著東、西和北,而我的家住在中間,也就是大門沖北開的那間。

  這幢樓的樓梯也是很平常的那種,每一層之間是由兩段對折的樓梯所組成的,從我家到一樓總共有六段樓梯。

  我在這幢樓上住了十幾年,除了出去上學,出差等共四、五年外,其他的時間都住在家裏,每天上下樓至少四次,可以說對這樓梯已是極為熟悉,以至閉著眼睛也可以很輕鬆的上下樓。

  第一次出事是在一個夏天的晚上,對,就是去年的夏天。

  去年夏天並沒有今年這麼熱。

  那天晚上,一個朋友約我去他家打遊戲機,所以我晚上8:00鐘出了門,請記住這個時間。

  我和平時一樣,很輕鬆的出了門。

  那天晚上是陰天,所以天色很黑,平常在天氣很好的時候,晚上8:00鐘還是挺亮的。

  我輕快地下樓。

  走下兩層後,我發現下麵很黑,因為一樓的路燈安裝的很低,個子高一點的人一伸手就可以摸到,所以有些沒有公德心的人常常會把燈泡擰下來,拿回自己家用,一樓經常是黑的。

  我暗暗咒罵了一句,繼續向下走。

  又走了一層,四周愈發暗了,可是我卻驚訝起來。

  因為我並沒有走到一樓的出口,下麵居然還有樓梯!

  不過驚訝只是一閃而過。我上面已經說過,我對這樓梯實在是太熟悉了,而有時候人對自己非常熟悉的東西,往往會變得模糊,不信的話,你把你的名字一口氣寫上幾十遍,到後來你自己都會懷疑是不是寫了錯字。

  所以,我依舊很輕鬆地向下走。

  可是,又下了一層後,等著我的……還是樓梯。

  這時候,我還是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只是低罵了一句:“真是見鬼了!”又繼續向下走。

  但是,我的心情卻緊張起來了。

  因為,我一口氣又下了十幾層,可下麵依然是樓梯。

  我停住了,感到心裏有點發冷。

  這是不可能的,我很清楚我住了十幾年的這幢樓,這幢樓最高只有五層,也沒有地下室,就算從最高的五層向下走,也不過只有八段樓梯。可是現在,我已經下了十幾層了,還看不見出口,這不能不說是極為怪異的一件事,雖然我並不是很膽小的人,可是我卻真的感到有點害怕了。

  我慢慢地沿樓梯走,又下了兩層,依舊沒有到底。

  四周的光線極昏暗,只能看出一個大概的輪廓。

  本來我是一點也不害怕的,就算整幢樓都是漆黑一片,我也不會害怕,對一幢如此熟悉的樓,有什麼理由害怕呢?

  可是現在不同,這已不是我所熟悉的地方了,整個事件都充滿了神秘恐怖的色彩。

  暫態間,我的額頭冒出了冷汗。

  第一個閃入我的腦海的念頭,是我在做夢,一個噩夢!

  這倒是一個很容易被接受的想法,既然是夢,一切都是不要緊的。

  可是我卻很清醒,這決不是夢,決不是!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想起來要仔細看看!

  在開始我也說過,我們這幢樓每一層有三戶人家,因為都一樣,所以在昏暗的環境下,我沒有想過要仔細看一看。

  我心驚膽顫的下了樓梯,向中間的那個門走去……

  光線實在是太暗了,我只能依稀看見門和窗戶的輪廓。

  我一點一點地往前湊,隨時準備著撒腿就跑。

  每個門上邊,都有一個標牌,標注著這家的編號,我家的編號是“402”,樓上人家的編號是“502”,樓下的房間依次是“302”,“202”,“102”,所以只要看清標牌,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在第幾層。

  因為太黑的關係,儘管標牌不是很小,但仍然難以看清,我費了好大的勁,終於看見了──14-2-14!!!

  這裏竟然是-14層!

  我的頭皮發麻,張口欲叫,就在這時候,我的眼前一黑,接著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我是被一陣喧鬧聲驚醒的,是隔壁的鄰居下中班回來了。

  在那一瞬間,我的頭腦是空白的。

  我這才發現,我正站在自己的家門前。

  我掏出鑰匙,開了門進去,然後開了燈,從冰箱裏取出一聽可樂,一飲而盡,這才走進自己的房間。

  剛一進去,電話就響了起來,我隨手抓起了話筒,電話是那個朋友打來的,他說他在家等我四個小時,也未見我過去,問我為什麼失約。

  我支吾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我記得我出了門,可是後來呢?

  我在床上躺了一會,想睡覺,可是卻睡不著。

  遠處傳來“?當”一聲,一定是誰在往上搬自行車時不小心撞到了東西,現在在樓梯拐角上經常會被人堆放很多東西,所以往上搬東西很不方便,樓梯──我摹得跳了起來!

  樓梯!

  漆黑的樓梯!

  那沒有止境的,仿佛是通往地獄的樓梯!

  我清楚地記著所發生的事情,一直到我看清標牌後忽然的昏迷,接著就是發現自己站在自家的門前,我抓起手錶看了一下,12:30分。

  我8:00鐘出門,而現在已經12:30分,可我發誓在那黑暗的樓梯裏,我呆了不到十分鐘,那麼剩下的四個多小時,我在哪里?

  整整一個晚上,我都沒有睡著,就一直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雖然我也曾想過再去樓梯裏檢查一下,可是我實在沒有這個勇氣。

  在天快亮的時候,我不知不覺的睡著了,但是很快,各種吵雜聲就把我給弄醒了。我看了表,是上班的時間了。

  在出門的時候,我不禁猶豫了,昨晚的事情還是讓我心有餘悸。

  幸好樓上的同事也正好要上班,我和他打了個招呼,就和他一起下樓。

  我默默地數著,“3”、“2”、“1”!

  當我和平時一樣看到熟悉的一樓出口的時候,我竟然覺得好開心,好親切!

  昨天晚上那件可怕的事,也許只是我的幻覺,或者只是個噩夢。

  接下來的時間裏,一切都恢復了正常。上班,下班,我每天又是至少四次上下這個樓梯,我對樓梯的恐懼,慢慢地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我真的從來沒有想到,還會再次遇到那天晚上的事情。

  那是在半年後的一個晚上,一幫朋友搞聚會。我在8:00鐘出的門,因為心情很好,所以我幾步一跨地向下跑,但是,當我連下三層,又遇到了那種熟悉的昏暗的時候,我的心“咯?”一下,腳步立即慢了下來。

  因為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心中雖然害怕,但已不再象上次那樣驚惶。

  我首先看了中間的那個門牌,“1-2”,是很正常的。

  可是原來是出口的地方卻消失了,而那昏暗的樓梯卻延伸了下去。

  我咬咬牙,決心探索出這個秘密,所以我沿著樓梯往下走。

  從一樓以下,是一種奇怪的昏暗,一切仿佛都不是真實的,我每下一層都要仔細看一看門牌。

  “-1-2”“─2-2”“-3-2”“-4-2”……

  慢慢地,我又到了上次失去知覺的那個門前。

  “-14-2”不錯,還是那個標牌。

  我順著樓梯往下看,什麼也看不清,但影影綽綽,樓梯似乎仍在盤旋而下,仿佛沒有一個終點。

  我又繼續往下走,“-15”“-16”“-17”到了第十七層,我不由得停住了。

  樓梯依然沒有結束,而我停住的理由很可笑,因為我想到了一句老話:“十八層地獄”!

  這個奇怪的樓梯,是不是通往地獄的!?

  我猶豫了好一會,才決定繼續向下走,促使我下這個決心的原因之一,是因為那三扇門裏,都是死氣沉沉的,沒有燈光,沒有聲音,什麼也沒有,我實在不敢多呆一會,相反,在樓梯上反倒覺得安全一點。

  “-18”層並沒有什麼怪異,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可是,這個樓梯到底通往何處?

  我又繼續向下去,再走了幾層,我的勇氣一點一點消失,因為那樓梯依舊盤旋而下,依舊沒有結束。

  正在我猶豫的時候,我忽然聽到了一聲慘叫。

  說是慘叫,其實是我的感覺,因為那聲音隱隱約約,聽不清楚。

  這聲音是從更底層傳來的。

  緊接著,我又聽到一聲慘叫。

  我僅存的一點勇氣完全消失了,我撒腿就跑,拼命往上跑,直到氣喘吁吁才停下來。

  四周依然是昏暗的。

  我邊喘氣邊仔細看了一下標牌,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14-2”我又到了-14層。

  下麵的聲音已經聽不見了,我的心情稍微鎮定了一些。

  我輕輕伸出手,去摸那扇門。

  我的手碰著了門,卻感到涼涼的,滑膩膩的。

  這一下大出我的意外。

  然而就在同時,我隱隱約約地看見屋內有一個黑影閃過,接著門內發出輕微的“喀噠”聲,似乎門內有什麼東西正在開門,想要打開門出來。

  我大叫一聲,再也不敢停留,拼命往上跑,可我實在太驚慌了,腳在臺階上一絆,摔了一跤,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我又是被鄰居下中班的聲音驚醒,依舊發現自己站在自家門口,依舊是頭腦中一片空白。

  我打開門進去,電話鈴正急促地響著,抓起電話,是那幫聚會的朋友打來的,質問我為什麼失約,並說在這四個小時裏不斷給我打電話,都沒有人接聽。

  我能說什麼呢?難道告訴他們我在一個神秘的樓梯裏探險,最後被嚇得昏倒?

  我隨口編了個理由,就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之後,我才覺得手上有點不舒服,我張開手,發現手心裏全是青苔。

  我當然知道這是在哪里弄上的,是在我伸手去摸那扇門的時候給粘上的。

  可是,誰的門上會長滿青苔?除非那扇門一直沒有打開過,或者門內從來沒有住過人。

  如果說,第一次我認為是幻覺,但是這次我可以確定那不是幻覺,因為幻覺不會讓我的手上粘滿青苔。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到圖書館翻看各種書籍,想找出類似的記載,但結果什麼也沒有找到。

  我化名給一些報刊或者知名的科學人士寫信詢問,但全部如同石沉大海,沒有回音。

  我還和一個好友說過這件事。

  我的這個朋友姓藍,因為他是屬鼠的,所以我一向叫他“藍皮鼠”。

  有一天,我問他,“如果有一天,你從家裏出來,卻發現樓梯永遠沒有盡頭,你一層一層下去,卻總也找不到出口,你會怎麼想?”他變得興高采烈,問我道:“這是哪部恐怖片?”我歎了一口氣,道:“如果在現實裏發生了呢?”他哈哈大笑起來。

  我不怪他,因為在此之前,如果有人這樣問我,我的反應大概會和他一樣吧。

  一條沒有盡頭的樓梯,甚至恐怖電影裏也沒有這樣的情節。

  但是,這條地獄般的樓梯,卻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

  我無時無地地不想起它,我總在想,那究竟是怎麼回事,那些長滿了青苔的門後究竟會有什麼?那條不斷盤旋而下的樓梯究竟通向哪里?那如同從地獄中傳來的慘叫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曾經做過很多設想,比如那真是一條通向地獄的樓梯,樓梯的終點就是地獄的入口,或者那是神秘的四度空間,因為時空的錯位,造成樓梯的延續無限,再或者就是我的思想出了問題。

  但是,所有的設想都沒有答案。

  我開始詛咒這條地獄般的樓梯,因為它攪亂了我的生活,甚至連做夢我都會站在那條地獄般的樓梯上。

  於是,我開始盼望再遇到那條樓梯,無論如何,我要知道答案。

  從上兩次的情況看,都發生在晚上8:00至12:30分之間,所以我每天都在8:00出門一次,但每次都是失望,我再也沒有遇到那樓梯,那條地獄般的樓梯。

  但是,我會鍥而不捨的,相信總有一天,我會再次遇到的。

  無論如何,我會一直沿著樓梯走下去,哪怕它的終點真的是地獄,我一定要敲開那滿是青苔的門,哪怕門內住的真的是惡魔。

  我再也不要這樣生活下去,再也不要這條該死的樓梯困擾我的生活。

  今年的夏天很熱,今天又是陰天,現在是晚上8:00鐘。

  我關上電腦,走到門前站了一會,打開門走了出去。

  還是那條熟悉的樓梯,但是,當我走到一樓的時候,將看到的是熟悉的出口,還是盤旋而下沒有盡頭的樓梯?

  我不再猶豫,順階而下。

  我會得到答案的。

  生存!還是死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