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個亙古不變的話題引發的……

弟弟旅行回來了!是度完蜜月回來的!沒帶鑰匙的他們央了我留在新房裏給他們半夜開門!
  
  閑等無事。第一次在深夜上了網聊了天,可總有種怪怪的感覺……所言非所言,所見非所見。於是痛了心,以後再不趕年輕人的時尚了。聊天網路有什麼好!
  
  說好的是3點半回來,可眼看著時間快到了,弟弟突略帶歉意的電告我,可能要晚點到5點多了吧!
  
  沒事,我等你們!
  
  其實,好久沒熬這麼晚的點了,想想我是如何的疲憊及倦怠。加之前面又和二哥喝了好幾瓶啤酒。頭暈的厲害。可為了我心愛的弟弟及弟媳,就算等到天亮我都願意!
  
  
  就在我迷迷糊糊半夢半醒間,門鈴響了,他們到了。
  
  雖然疲憊但絲毫掩飾不住的喜悅依舊掛在他們年輕的臉上。被感染的我盡然一瞬間絲毫沒了睡意。
  
  弟弟已經在給我大講特講旅途的所見所聞及所感,懂曉我忒愛旅行的弟弟還一個勁兒的勸誘我以後該去哪兒呢?要不是弟媳的打斷,我真不知我們姐弟倆要聊到幾點方甘休(如我前篇習文所寫,新婚前夜的我和弟弟竟能喧到3點多還意猶未盡。其實想來,就像朋友日後笑罵我,你兄弟結婚,又不是你,瞧你激動的啥樣子!但我就是狂喜,因了我和弟弟不尋常的關係。因了我們對這場婚禮的滿意度!更因我們作為家裏的最小的兒子和女兒,長期以來,卻在家裏共進共退擔當的很重的位置。家裏不論出了什麼大事小事,需要裁決的時候,我和弟弟必然能有不俗的做為讓父母及兄姐折服。於是乎,就奠定了我們姐弟倆在家裏穩固的地位!我想更重要的是我和弟弟的公平、公正、及人格的親和力愉悅了他等眾人……)
  
  “二姐,你別在沙發上睡了,不是有小床嗎?”弟媳滿臉寫著勸導的對我歉言。
  我弟笑言:我姐怕把咱家的床搞亂收拾麻煩……
  哈哈……夜來臨……
  
  說起來第二天的午飯才搞笑!
  
  本來,家裏擺大桌子,都是由手腳麻利的我主廚且不要所有閒人添亂給我瞎幫忙。我一貫的喜歡自己一人親力親為,還能在最短的時間裏給大家上一桌滿滿堂堂的色香味俱全的菜,絕不是吹的!可完全沒料到,我哥哥的女朋友那天竟捷足先登。在我因了公事稍微趕回家玩了些時,她盡然也快快搞定了一桌,雖然大多是一些熟食。
  
  已經太熟絡的大家一邊吃一邊便嘮起了家常及問詢弟弟弟媳的情況。
  
  也是在突兀間,弟弟隨意來了一句,還是回家好啊!能吃到未來嫂子準備的豪宴。不過要是能吃到姐姐做的食美價廉的飯菜更爽啊!
  
  他誇嫂子不惜損我,可恨啊!
  
  “弟媳,你也不管他啊,枉費他吃了我做的十幾年的飯菜。沒良心啊!”我嚷道。
  
  而弟媳卻是滿條斯裏吐出一句,還說呢?二姐,你真應該以後對他更好些。在西湖,我問他,如果我和二姐一起掉河裏他救誰,你知道嗎?他說了一句多讓我傷心又欣慰的答案。肯定是二姐!理由是二姐只有一個,老婆沒了可以再找。
  
  “哎,你兩鬧騰,拉我幹什麼,人家的問題不都是問媽媽和老婆的嗎?”雖是嗔怒的責怪,可心裏我真的是美美的,可見這多的年來,我和弟弟沒白相處一場!弟弟只是低了頭,不言語。我也只是竊喜又竊喜,隨了眾人的揶揄,一臉坦然及自豪(暗中,我早已明瞭,冰雪聰明的弟媳早已在這麼長的相處中知曉我和弟弟間的至親關係。所以才會與眾人不同的選了這另類的問題,她必定也看出了,以其和弟弟戀愛的短暫一年,怎能隨意就抹殺了我和弟弟20幾年的親情,反之,絕對是虛偽啊……
  
  其實,如果站在弟媳的角度,女人,誰不希望在人一生短暫的新婚階段,心愛的人哪怕是騙自己說些甜言蜜語。即使這樣,女人也很受用。至少,她能在日後的繁雜及千篇一律的柴米油鹽的生活中,憶往昔、歎現實間會隨著歲月的流失有暗喜的潮潮的眼熱心動的一幕幕如泉湧重現……
  其實,如果站在弟媳的角度,女人,誰不希望在人一生短暫的新婚階段,心愛的人哪怕是騙自己說些甜言蜜語啊!即使這樣,女人也很知足,至少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現實裏,太多不可知的難堪及世道有太多不確定性令人越把握越難把握!
  
  雖然,憑多年和弟弟的相處我確信弟弟的人格及做人的底線!
  
  可是完美中人更渴望完美!知足中人更需求最極限的滿足!弟媳如此,天下大多數的女人都如此!但似我等般不計較個人得失、不看重金錢多寡、不在乎生活物質品質高低、視金錢不為糞土但求夠用、視親情愛情為一輩子主動力的我等來說:知足最好!知足不累!知足者常樂!
  
  我以我不刻意追求生活但命運垂青我而喜悅!
  我以我無意間成為弟弟眼中的好姐姐而自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