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摯愛豬頭二

 關於《二刀流全傳》豬頭二!
  拔刀。
  刀是空的。只有刀鞘,只有光禿禿的刀把。
  沒有人知道,刀是何時丟失的——也許,它從來就不曾存在過?就像沒有人知道,世上是否真的有可以逍遙自在的人。
  偶然不知道在哪一天,忽然撥刀,撥刀把她描寫成一個叫豬頭二的人物。特別喜歡這個人物,喜歡這個人物的飄忽就像精靈一般。
  什麼是海?不知道,也許二刀知道,知道的二刀就是海。
  “做什麼都會束縛自己所追求的自由,但是自由通常只能通過相對來實現。”於是二刀流在某一個春日說。
  是的,生命本就是如此,做自己,世界上最難的事情就是做自己。於是我忽然覺得豬頭二的江湖也更應當做自己,像生命圓圈的舞曲!
  感受海風吹來的融化了的水滴,哪怕是一個刀客的風情,就算是水滴昇華成了空氣,風仍然會吹拂著漂浮的信念,畫面,明亮的花香。
  飄蕩的桂花,無論多遠,都那麼明潔清新,豬頭二的每個動作都那麼乾脆明快,就算是在孤海星倒下的哪一個瞬間,他明快的笑容也像是夕陽下,火焰般燃燒而燦爛的晚霞。
  撥刀,做真實的自己。
  其實是豬頭二真終的歸宿,是自由,就是當你不殺人的時候可以不殺人!
  輕輕拉下一段時光,時光裏註定記憶一個叫豬頭二的人物,那怕是你站偏僻的屋簷下,你依舊可以欣賞到豬頭二出刀的聲音。過雲霄,是刀聲的輕流,仿若絕美!
  如果讓我策馬去追,我也許只能遙望豬頭二的背影。所以我不再去追,而只是去想像,因為再也沒有任何一種東西像想像這樣完美。
  始終風塵的江湖。生命就像路過,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不過很遺憾,看到了一個叫豬頭二的人。所以便偶然在這裏停留,在那個地方,看桃花,戲流水、小樓醉劍,看葉影花香,等暮色歸舟。
  在沒有名字的酒館,喝著沒有名字的酒,有的只是似水無痕一般的狂醉。
  於是這個地方,便忽然多了無數個豬頭二!
  那個地方?
  江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