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神秘的龍門岩

七十年代修龍塘河,十萬人上馬工地上車水馬龍,轟轟烈烈,標語橫幅鋪天蓋地,號子吆喝響徹雲外,好一派熱火朝天景象。
    南幹渠中段是我們新場公社的任務。接到縣裏的任務後,公社書記馬上召集各大隊支書會,傳達縣裏的任務:今年七月“猴子壁”隧道要全線貫通,作為建黨五十五周年、建州20周年獻禮。
    任務相當重,時間十分緊。公社書記說:“這不僅是一項工程任務,而且是一項政治任務。如果猴子壁管道不能按時完工,就會影響州委建黨節的全面驗收,就會造成不良影響。到時候不只是我這個公社書記當不成,而是全公社人民和全縣人民臉上沒光彩!”
    “為早日完成上級交給我們的任務,經公社黨委研究決定:每個大隊抽30個精壯勞力作為突擊隊,增援猴子壁隧道。”
    “十個大隊就300人加上原來的200人就500人,我就不信拿不下猴子壁隧道。”公社書記田雲華在動員大會上如是說。
    500人打隧道果然快多了。事情偏這麼巧,就在兩邊差10米快要貫通時,出了問題。兩班人連續作業各休息一小時,休息回來後,原來炸掉的石頭又長出來了。
    大家認為有古怪,就把這種怪現象向公社書記彙報,公社田書記指示:“分三班倒,不停地打。”
    於是這500人就分成三班倒,不停地打。那時還沒有風鑽,全憑手工打,一天撬不了多少。大概只前進2米左右,照這樣計算,從兩頭齊頭並進要不了三天,就會打通。但是當他們吃飯的時候停下來,又長滿了。
    大家就感到奇怪了,江隊長強脾氣也來了吩咐大家:“不要停工,飯送到工地上,換班打。看你還長不長。”
    這也怪,忽的就不長了,大家松了一口氣。就在還差4米得時候,又出現了怪事,邊打邊長。打來打去還有4米,大家都沒辦法了。
    有的人是得罪了山神土地,要用豬頭祭祀一番,田書記說那是迷信活動,不能搞。但為了趕工期,偷偷叫江隊長買個豬頭,燒點紙。
    江隊長也做了,但是沒見效。沒有辦法,江隊長叫大家休息一天,想到辦法再來打。
    這天,大家都回去了。有個叫帕狗的突擊隊走到半路,突然記起忘記拿手錘和汗水帕了。他跑回去拿走到洞口,聽到有竊竊私語,他以為有人偷東西或是階級敵人搞破壞,躡手躡腳上前去看個究竟。裏面黑魆魆的沒看到什麼,只聽得有兩個人聲音在對話。
    一個聲音有點嘶啞道:“他們好蠢啊!打了這麼多天都打不通。”
    另一個聲音有點尖道:“這也難怪他們打不通,是我們用膠水和石塊沾上了,你再敲再炸都是空的。”
    嘶啞的聲音有道:“那我們怕什麼?”
    尖聲音道:“不怕炸不怕撬只怕桐油澆。”
    帕狗聽到這樣說有點害怕了,撒腳就跑。
    那兩個聲音說:“這下壞了,秘密被他們偷聽去了。”
    帕狗回去把這件事說給江隊長聽,江隊長不信,罵他散佈迷信言論。田書記來檢查帕狗說給田書記聽,田書記也不相信。
    後來縣裏王書記罵了田書記:“田雲華!你是怎麼搞得?隧道還沒打通?州20大慶你拿什麼向全州人民獻禮!你這個書記還想當不想當!”
    田書記受到縣委書記的訓斥,也不管帕狗講的辦法行不行,暫且死馬當著活馬醫吧。他命人找來兩大桶桐油澆下去,奇跡發生,粘著的石頭全散開了,根本不用放炮和鋼?敲,用鐵鍬鏟都行。隧道很快打通了,工期如期完成。
    他們還發現就在這10米內有一道側門是鐵皮做的門。鐵門鏽跡斑斑,突擊隊撬開鐵門發現裏面別有洞天,裏面有許多大刀、長矛、火搶等武器。還有許多太平天國的錢幣、金銀。
    原來這裏是當年石達開太平軍的秘密軍火庫。難怪上一輩有著這樣的俗語傳下來:“猴子壁猴子壁,猴子都難爬上去。如果你能進裏面,祖祖輩輩坐著吃。”大家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只聽說當年石達開把金銀藏在這裏,但不知藏在哪里,也有的人認為是傳說。今天終於揭開謎團。
    至於石頭會長出來,那是太平軍設的機關。用一種南洋橡膠樹產的膠與石塊混合堅硬無比,但碰到像桐油有這樣的有機溶劑就溶解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