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星系少年

生命總是在一段低沉的爬行之後開始回憶,回眸前一頁日曆上的那些圈圈點點,月月年年。
  ——題記
  可時間總是不給人一點機會的吧,想起了回憶,卻又忘了要回憶什麼。我想,或許我的一生就這樣在我漫無目的地行走中匆匆過去,那時,我是不能後悔的啊,因為,每一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是這樣一個漫無目的的孩子,這樣一個不想哭卻總是落淚的孩子,這樣一個可憐的孩子。一次次嘗試著堅持到底,一遍遍哼著永不言棄,看看我失去的斑駁年華吧,不斷回放著著一個華麗而憂傷的片段——五樓的天臺,穿白衣的少年低頭站在那裏,打風柔亂他細碎的短髮,下垂的眼簾遮不住任何想要極力掩飾的情感。緩緩抬起頭,對面的窗子裏飛出一架橙色的紙飛機,在空中生硬的劃出一道溫柔的弧線,在少年心中留下一條金色的痕跡,然後,她對自己說,堅強點,我們無處可逃。被她攥得緊緊的衣角打著好看的皺褶,最後的最後,很久了很久,她終於微笑著將目光交給遠方。
  我喜歡夏天,可是我的筆下永遠只是蕭瑟的秋和冷漠的冬,我的心熾熱無比,可是我的表情只會表達三個字“無所謂”。我有一種獨特的眼神,木木的那種,熟悉它的人已經習慣,不熟悉的人慢慢也會習慣,從來都沒有人想過那眼神的背後究竟隱藏了些什麼?所以,幾乎,沒有人真正瞭解我的吧。其實,那眼神不過是一層幾近透明的保護膜,我不願意讓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和不堪一擊,木訥的晶狀體,不是偽裝,而是隱藏。面具的力量,在於不用扮演自己。不知什麼時候,我的目光凝成一團,拋向外面八月的夏天,我是獅子座,驕傲的獅子座。
  我喜歡陽光,可是靈感往往來自月光,水一般柔情的月光,與我之間隔著一行淚的慘白的月光。月光總是傷人的,他只會用朦朧的夜色遮住空氣裏的孤獨,而永遠不能成為我的保護色。陽光總是暖心的,她會照亮我一切的悲傷,一切的疲憊,然後蒸發掉所有準備溢出眼眶的我的淚。它會拼命的發出懾人的光芒,把我的惆悵縮小,縮到最小,之後扔到背向陽光的地域——我的影子。我是獅子座,守護神是太陽的獅子座。
  這種星座的孩子永遠都不會背叛,也永遠不會如何欺瞞。
  在他們面前,所有事物的真相都變得不重要起來,所有的謊言都顯得多麼可笑。
  橄欖樹下誰在為誰低聲哭泣?蝴蝶帶著黑色的魅惑從耳邊呼嘯而過,卻不會有人知道那黑色的風將襲卷哪里?吹過平原,還是越過高山,或是穿越時間和空間的界限,侵入生命?
  漫無目的的星座少年漫無目的的想著,想著,睡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