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記住白羊女孩曾有的美麗

很久沒有下雨了,還沒有風,天熱得讓我覺得簡直連呼吸都很困難。一個人懶懶地躺在宿舍的破床上,用阿菲的一首首情歌過濾著我混亂的腦子。自從和她分手以來,我養成了睡午覺的習慣。當初是因為只有蒙頭大睡才能讓自己不去多想她,時間一長,竟成了習慣。也好,睡午覺,對身體有好處,下午上課也可以有精神。這些話好象都是她說的,哼哼,我覺得我滿腦子的古訓教條養生之道都是她傳輸給我的,一想到這裏,就覺得自己徒勞,兩個月了,還是時不時地想起她,儘管我一再提醒自己別想她,要是想起,也必須馬上開紅燈。但上帝還是不願放過我,居然還讓我好幾天的連續夢到了她。在夢裏她那種注視著我的脈脈的眼神,讓我在夢醒後又是長時間的心情低落。我就那麼脆弱?

  I love you 24 hours a day,7 days a week.

  聽著這樣深情的話,不自覺的又會去想她。她畢竟是我第一個用心去愛的女孩了,所以分手對我來說真的真的是一個打擊。那以後一天天的惶惶忽忽,一天天的無所事事,好象精神剝離肉體一樣的痛苦,總是想著要離開她了,要失去她了,想著想著覺得整個胸腔像有個黑洞一樣把我所有的熱情,快樂都吸了進去,真的快要崩潰了!那一大堆回憶,那一整本日記,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我。可我強忍著告訴自己,別再哭泣了,為她,夠了。

  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已經快一年了。由於剛來的時候,大學校園所處的環境很差,加上地域上的不習慣,所以並不喜歡這個被成為“甲天下”的城市——何況它使我們分開。記得那個平安夜,記得那個元旦,記得那些四目相對的月夜……我一再告訴自己,我已經離不開她了,我是那麼依賴她。在放寒假離別前的那一晚,我取下了身上的玉觀音,親手為她戴在了她的胸前。她輕輕撫摩著玉觀音,撒嬌地說:“我不戴,不戴。”但臉上卻浮現著幸福的笑容。

  “不過,很溫暖啊,你一直戴著的吧!”

  是啊,我一直戴著的,所以才想讓你也戴上,讓你在看不見我的日子裏也能感覺到我的溫暖,感覺到我在你身邊,在你心口。

  我好象快習慣了自己一個人舔著傷口的日子,在身邊人都想比翼雙飛的日子裏。“相聚離別,都有時候,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或許真的,在這個無奈的時代,天長地久只是一種幻想。我惟有離開,惟有放手,惟有讓她走。我只是選擇記得她,偷偷懷念,默默咀嚼那曾有的美麗。別人說花開花落亦有時,有花開時的那分美麗和飄香,就已經是擁有幸福了。我也只有這樣告訴自己,我已經很幸福了,擁有美麗的馨香的那些回憶。想來把愛寄託到來生無疑是一種很俗套的遊戲了,但自己也免不了那分俗。如果今生記住了她的名字,她的面容,她的聲音,可以在來生中重在遇到她,那麼我今生一定傾盡我全力去記住她,一定不喝那碗孟婆湯,即便記憶如何灼傷我,如何折磨我。

  “如果可以,請你記住我的名字,記住我的面容,我的聲音,還有我的靈魂。”

  “如果可以,請你記住雙魚的我和白羊的你自己,記住你我曾有的美麗。”

  我曾路過幸福,路過白羊座的她的溫柔;我曾路過痛苦,路過白羊座的她的殘酷。

  她是白羊座。

  我不再哭泣,為雙魚的自己。
返回列表